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中华财险深入实施扶贫项目 捐建深水井带动贫困户增收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吕涵睿

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李星 摄(资料图)

奇瑞此次重启 混改 已有一段时日,但关于新入股方的猜测一直没有停止。

近日,有媒体曝出,已有意向投资方与奇瑞展开了秘密谈判,并达成了初步入股协议。其中,被指名道姓与奇瑞传出 绯闻 的,有一家名为 腾兴长三角(海宁)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 的公司。

腾兴长三角是一家成立于2019年7月的新公司,注册资本不详,所属行业为住宿和餐饮业,显然是家临时成立、尚未展开实际业务的企业。根据媒体报道,腾兴长三角不但有参与奇瑞 混改 的意愿,而且已经向奇瑞支付了47亿元的 定金 。

奇瑞方面未对此消息发布任何公开声明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腾兴长三角的执行事务合伙人 大众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的相关人士,该人士亦默认了腾兴长三角正在洽谈入股奇瑞一事。

外界对奇瑞的新股东身份非常关注。一位PE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尽管 肯定投不起 ,但自己一直在关注奇瑞 混改 的进展,主要是想了解到底谁能够拿下,对奇瑞的战略动向又会有何影响。

腾兴长三角是一家怎样的公司?金主是谁?与奇瑞是否达成了协议?此番在长江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背后,奇瑞的 混改 究竟进展如何?这些都是外界有关奇瑞的最新疑问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此前预公告结束后,奇瑞重新在长江产权交易所为项目挂牌,信息显示,报名开始及截止时间分别是今年9月10日和11月7日。接近两个月的挂牌时间,奇瑞似乎并不急于确立最终投资方,一切皆存在变数。

腾兴长三角将入股?

启信宝显示,腾兴长三角共有十个股东,分别为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、海宁市尖山新区开发有限公司、大众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等。不过目前,公司注册资本以及这些股东的持股比例都尚未公开。

其中,大众新能源是腾兴长三角的执行事务合伙人,其法定代表人郑乐瓯也显示为腾兴长三角的最终受益人。大众新能源于2016年2月成立,经营范围涉及新能源技术、互联网技术、汽车充电系统技术研发等。

近日,就参与奇瑞混改一事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咨询大众新能源相关人士,对方表示: 郑总最近在出差,可以等他回来后向他询问相关情况。 她向记者确认, 郑总 即为郑乐瓯,并表示确实听说了入股奇瑞一事,但具体情况不了解。

公开信息显示,包括腾兴长三角在内,郑乐瓯控股企业共有11家。其中注册资本最大的是乐清南商实业有限公司,该公司属于批发和零售业,注册资本10亿元人民币,郑乐瓯间接持股67%,并担任经理和执行董事;除此之外,郑乐瓯还通过大众新能源在一家注册在安徽芜湖的企业中持股63%,该公司名为 中欧建投投资有限公司 。

奇瑞增资扩股的金主到底是谁,疑点仍旧很多。近日,又有多家媒体报道称,背后的实际投资人为温州乐清商人郑利彬。

郑利彬与郑乐瓯是何种关系尚不得而知,但双方有不少 交集 。除二人都来自乐清之外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到,郑乐瓯2015年曾投资过 上海君逸通讯科技有限公司 ,此后不久,郑利彬及其旗下的上海欧江集团入主。

上海欧江集团是郑利彬实际控股企业中成立时间最早、注册资本最高的企业。欧江集团成立于2005年,总注册资本为3亿元人民币,早年从事钢贸生意,并多次赞助钢材领域的会议,但近年来业务有所变更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日前曾前往欧江集团总部,该公司坐落于上海思南公馆的私人住宅区内,不对外人开放。记者通过物业联系上内部人士,并表明来意,对方以 老板不在 为由拒绝了进一步沟通。

但从不同渠道的信息显示,郑利彬有意进军汽车业。

参与奇瑞 混改 不易

对于腾兴长三角将参与奇瑞 混改 一事,有业内人士认为,从合理性上看不太可能:一方面,腾兴长三角股东方很多,不符合奇瑞 不接受联合体增资 的要求;另一方面,奇瑞或许更偏好产业实力更强、业务协同性更大的资方。

无论腾兴长三角是否将入股奇瑞,仍有不少投资方觊觎着这桩生意。有媒体报道称,已有两家以上的意向投资者报名,并向奇瑞缴纳了50亿元的 诚意金 。该信息未得到奇瑞方面的证实,但另有曾参与过奇瑞增资扩股的投资人向媒体 抱怨 ,腾兴长三角与奇瑞的行为或有违公平竞争。

上述投资人表示,奇瑞与腾兴长三角在项目公开挂牌前,便通过签订独家谈判协议的方式绑定关系,进行秘密谈判,且规定意向投资方在预公告期五天内,要缴纳50亿元巨额诚意金。

由此可见,上一轮曾参与过奇瑞增资扩股事项的投资人仍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。实际上,去年奇瑞流露出 混改 意向后,曾有七家意向方被曝有意介入。根据当时的报道,宝能集团、复星集团、华夏幸福、五粮液、正道汽车和普拓资本、基石资本等都是潜在投资者。

很正常。汽车产业足够大,现在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产业有这么大的机会。 上述PE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奇瑞是业内 大玩家 ,是产业资本加入的理想标的。

不过,成功参与奇瑞 混改 并不容易。一方面,奇瑞要价不低,另一方面,奇瑞作为国资背景的企业,能够给予新股东的权限尚不明晰。这也是上一轮 混改 不了了之的原因之一。

实际上,奇瑞开放股权的主体有两个,一是奇瑞控股集团,二是奇瑞汽车股份,两者要引入同一投资方,且该投资方得是单一主体。而根据公告,两主体的增资扩股底价分别为75.3387亿元、68.1572亿元,合计约143.5亿元。尽管与去年的方案相比,募集资金的底价下调了18.93亿元,但整体规模仍很大。

新股东进入后,尽管将成为单体第一大股东,但不会享有实际控制权。以奇瑞控股集团为例, 混改 后新股东持股30.99%,原来的大股东芜湖建投、瑞创投资分别持股27.68%、25.55%,两者的实际控制人分别为芜湖国资委和奇瑞董事长尹同跃,即便引入了新股东,也不会改变原来的格局。

新股东在奇瑞内部的话语权,一方面看股权占比,另一方面还要看新股东自身的实力,甚至他的主营业务是不是在汽车产业链上。 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曹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
广告热线  北京: 010-57613265, 上海: 021-61283008, 广州: 020-84201861, 深圳: 0755-83520159, 成都: 028-86612828

首页 - http://cw-ad.com